•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
  • [会员登陆] [会员注册]
  • 俩族网

    广告联盟评测网通告:请注意分辨评论内容、评论者IP及地址,以免被枪手迷惑。

    调查组认定马拉多纳未获得妥善医治(图文)

    时间:2021-05-01 18:46:54 作者:

     新华社5月1日消息,阿根廷一个调查委员会4月30日发布报告,认定迭戈·马拉多纳的私人医护团队在他死前未能给予充分医治,这名足坛巨星本可能活下来。

      据法新社和路透社报道,在这份70页的报告中,调查委员会认定马拉多纳的私人医护团队对他的医治“不充分、草率”,如果他能在相应的医疗设施获得妥善医治,“生存的几率更大”。

      

      马拉多纳去年11月25日在位于阿根廷布宜诺斯艾利斯省蒂格雷的住所突然离世,终年60岁。根据阿根廷警方和检察机构公布的尸检结果,马拉多纳死于心力衰竭,属于自然死亡。

      然而,马拉多纳的两个女儿认为,马拉多纳11月3日做完脑部手术后健康状况恶化,他的私人医生莱奥波尔多·卢克应承担责任。

      阿根廷司法部门指派一个由20名专家组成的委员会调查马拉多纳死亡是否关联人为过失。除卢克外,另外两名私人医生、两名护士和其他两人也受到调查。

      调查委员会认为,鉴于马拉多纳的精神状态,不应由他自己决定在哪里接受治疗。卢克在马拉多纳去世后表示,他曾建议马拉多纳手术后在康复中心接受治疗,但马拉多纳不想去。

      另外,调查委员会说,马拉多纳术后的医治存在大量“不足和不规范”之处,他的医疗团队实际上让他“听天由命”;他死前大约12小时内“未获得妥善监护”,处于“持续痛苦”状态。

      法新社报道,如果马拉多纳的医疗团队人员被认定存在过失,可能面临最高15年监禁。卢克曾表示,他已尽全力挽救马拉多纳的生命,绝无任何疏失。

      延伸阅读

      天使还是魔鬼?回忆马拉多纳2003年来中国的一次经历

      “别为我哭泣,阿根廷。事实是,我从未离开过你。”

      每当阿根廷队在世界大赛失利,阿迷们总会唱起这首其实是为了纪念贝隆夫人所写的歌曲。

      没有想到,万万没有。

      

      今天,这首歌却成了送别球王马拉多纳的离别曲……

      小时候在电视上看马拉多纳踢球,尤其是1986年世界杯,很难用词准确地描绘球场上的马拉多纳,感觉就是天神下凡。

      尽管赢英格兰的那粒“上帝之手”有点魔幻有点运气,但联想到1982年阿根廷人在家门口马岛战争中惨败给英国人后的失落与郁闷,你就完全可以想像,马拉多纳在那一瞬间做出的决定。

      

      如果一定要怪,只能怪裁判了。

      不得不说,这就是马拉多纳的命运,亦是阿根廷人的命运。

      但所有命运赠送的礼物,都在暗中标好了价格。

      后面的马拉多纳一直不算太顺:四年后的意大利世界杯上,马拉多纳带领的阿根廷队跌跌撞撞地进入了决赛,却在最后时刻被判一粒“可判可不判、在决赛快要结束时绝对不应该判罚”的点球;

      在意甲那不勒斯,一群意大利美女外加一堆真假“私生子”啃噬着球王的身体、金钱与精力;

      四年后的世界杯,马拉多纳因为服用兴奋剂直接被驱逐出比赛,也就是在那届世界杯,他居然用汽枪打跟踪采访他的记者;

      因为无节制饮食、吸毒与纵欲,他的身体40岁不到就拉响了警报,以至于……

      其实,如果好好经营“下半场”,退役后的马拉多纳仍可能是一个人生赢家。这点,另一个球王贝利不知道要比他出色多少。

      

      哪怕光靠每年来几次足球“第三世界”,就足以让马拉多纳赚得盆满钵满。比如,彼时的中国。

      他来中国参加的商业活动,没一次让人省心,缺乏职业精神与不守商业信用的作派,最后断了自己的财路。

      时光倒转17年,2003年11月,马拉多纳退役后第一次来中国。我当时在《新民晚报》任体育记者,在上海全程跟踪采访了他三天。

      面对儿时的偶像,我疯狂地跟踪采访球王:没日没夜地蹲守在新锦江宾馆门口,不断向各类与老马接近哪怕有一点点沾边的人搭腔、打探消息,俨然一个球迷作派。

      感谢马拉多纳,让我知道“喜爱”可以产生怎么样的能量。

      以下文章《球王马拉多纳在上海的33小时》,刊于2003年11月24日的《新民晚报》周一体育特刊上。你们可以活生生地感受一次球王的下半场生活。

      球王马拉多纳在上海的33小时

      马拉多纳的中国之行,就是在大家一次次抱怨与兴奋的交替中延续着。上海之行,没有例外。在爱恨交织中,马拉多纳度过了他在上海最初的33小时。

      11月22日20:20落地

      徐向东是东视文艺频道的《家庭演播室》制片人。在马拉多纳来中国之后,他通过几层关系,找到了马拉多纳在中国的经纪人陈宏雷,表示想请球王来上海电视台做一档节目。作为报酬,摄制组将提供马拉多纳一行在上海的全部吃用开销。由于上海本来就是中国之行的一站,所以陈宏雷欣然同意。

      然而,随着马拉多纳中国之行的坎坷,此事拖了好几天。“第一次说马拉多纳要来时,上海许多媒体朋友问我,我如实相告航班与时间,结果所有人,包括几十名球迷,全部扑了空。”徐向东无奈地说,“飞机票也买好了,他居然一句不太舒服,就不来了。我也实在没有办法。”

      前天晚上,当徐向东已经从陈宏雷处得到“马拉多纳肯定来沪”的消息后,还是不放心。8点20分,离开飞机起飞还有10分钟时,他再次打电话给马拉多纳的陪同,当得知马拉多纳的登机牌已经领好后,想想为保险起见,又加了一句:“等机舱关闭后,你再给我一个电话。我才通知记者与球迷。这次可不能再放人家鸽子了。”

      22:20载着球王的国航波音777飞机终于落在了虹桥机场。此时,徐向东与陈宏雷的心也一块落了地。

      凑巧的是,同机的还有谢霆锋与申花将士。谢霆锋没进廊桥,就直接被停在飞机旁的小车接走了。坐在经济舱的申花队员起先并不知道与球王同机,直到飞机下降时,才传出马拉多纳也在飞机上的消息。不过,没听说有球员向球王要签名的。“向马拉多纳要签名?好像没这个必要吧。”八十年代出生的孙吉说,“大家都是球员嘛。我喜欢的是罗纳尔多与齐达内。马拉多纳嘛,看过他踢球的录像带。”

      22:40挤过球迷与媒体的层层包围,球王钻进了一辆黑色奔驰600。但车被球迷围着,根本开不了。最后,马拉多纳是将自己的球帽扔出车窗,使出金蝉脱壳术之后,才得以脱身。

      23:00马拉多纳来到下榻的新锦江大酒店。据说,五星级的新锦江以接待另类大人物而出名。当年,沙特王子准备结帐埋单时,手一挥,说要把新锦江的底层全部搬走时,宾馆居然二话不说,算帐、打包、装车,真把底层能搬走的东西都卖给了沙特王子。临走,沙特王子抛下一句“服务不错”后,走人。

      马拉多纳自然也是一个另类人物,而且是大人物。谁知道他会有什么奇思怪想?

      果然——

      23:20球王突然想理发了。宾馆马上找人联系到沪上一家很有名的形象设计中心。电话打过去,那边一听是马拉多纳,激动不已,立马从家里调出两员好手。半小时后,两名理发师就到新锦江报到了。

      老马与唯一的保镖玛利安诺,住在37楼的总统套房。这个套房的面积相当于12个标房的面积,占据了半个楼层。一晚的标价是2000美金。

      两个理发师就呆在总统套房的大厅里等候。哪知一等,就是近一个小时。马拉多纳一直没有出来。他在干什么呢?

      23:40原来,他正在里面抱怨这总统套房太大了。

      “我喊玛利安诺,连喊了好几声,他居然都没有听到。两个人住在这里,我感到有点害怕。”事后,马拉多纳告诉随从,“这里太大了,给我弄辆摩托吧,要不,自行车也行。”

      11月23日0:00新的一天

      不过,马拉多纳还是挺喜欢里面的各类设施。为何让理发师等了那么久呢?原来,他躺在浴缸里,边泡澡,边看英超的转播。

      电视台专门请来协调关系的公关好手安娜小姐,最后实在忍不住了。在敲了二十分钟的门后——

      0:20开门的居然是下身围着浴巾的球王马拉多纳。

      “对不起,对不起。”球王不好意思地打招呼,并下意识地捂住了下身。安娜正色道:“理发师已经来了,什么时候开始理发。不能让他们在外面苦等呀。”

      老马懒洋洋地说:“急什么?呆会儿再说。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理。”

      安娜火气上来了。之前,她就听说过马拉多纳办事随意性很大,言之凿凿的事情,也会莫名其妙地黄掉。所以,已经有媒体给他封了个“鸽王”的头衔。她将声音提高了一个八度:“你现在把话说清楚一点,到底要,还是不要?”

      这架势倒是把老马吓了一跳。

      0:30最后,球王是边看球,边让理发师给理的发。接着,老马又想出新花样:想要一个按摩师,此外,还想看DVD。

      安娜说按摩师没问题,宾馆就有。DVD则马上发动工作人员去借。理完发,看到老马磨蹭的样子,女公关直奔主题:“按摩师到底要不要?他已经等在外面了。请给一个准信。”不知为何,在看到那位男性专业按摩师后,这回老马说不要了。而搬来一台DVD后,老马又嫌是美国片,而拒绝观看,转听音乐。

      1:15马拉多纳是个夜游神。理完发,全部弄停当,他开始在轻曼的音乐背景声中,打电话给他在阿根廷的两个宝贝女儿。据说,不管在哪里,他总会每天与两个女儿通电话。女儿们现与他的前妻住在一起。

      通完电话,马拉多纳又开始上网。

      5:00反正,老马一直弄到凌晨五点左右才睡下。

      保镖倒是忠心,其间一直陪伴着他。最后,两人睡在同一间房间里,只不过,一个睡床,一个睡地。

      “想想也蛮有意思的,这么多房间都空关,最后两人挤在一个房间睡。”一位知情人事后笑着说。

      8:00安娜又敲响了老马的房间。

      在马拉多纳的日常生活中,中午之前都是他的睡觉时间。任何人不得打扰。但自从他迷上高尔夫球后,一切都改变了。

      高尔夫是马拉多纳在古巴戒毒时,新学会的一项体育运动。现在的水平是,18洞82杆左右。他在北京一家高尔夫俱乐部里,一泡就是四天。到上海的当天晚上,陈宏雷告诉马拉多纳,明天要做节目。而马拉多纳自己主动提出,明天早上想先去打高尔夫。